当前位置:紫阳县闽秦茶业有限公司 >> 茶文化 >>

茶.文化.紫阳茶【首届闽秦杯征文优秀稿件选登】

编辑:闽秦茶业   时间:2013-09-22
    国人有个很可爱的毛病:凡事都能和文化扯上关系。一旦扯上关系,便探幽搜微地前考后证,非要把这事与三五千年前的某事关联起来,彰示它的源远流长,或者在先哲先贤语录中寻找只言片语,以确证此事的正统门阀(俗称根正苗红)。一旦考证到了明代名宰张居正所说“通元识微”的水平,考证者即为此类文化的权威,言辞文字皆成标准。孰不知,悠久的文化像一口老旧的池塘,在养育肥美鱼虾的同时积淀着恶臭的污泥。我亦“国人”,自然也有那很可爱的毛病,只是,肥美鱼虾,我所欲也,恶臭污泥,我不愿也。在此,把我所粗知的茶文化罗列个七七八八。
    俗云,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好事者可去“百度”一下,桩桩件件各有各的文化源流之研究,且桩桩件件都号称年代久远、曾经辉煌。本文主旨是茶,当然是探茶之起源、撷茶之俚趣、彰茶之文化、寻茶之传说。要说茶,不能不说说日常生活中与茶着密切关系的酒。先别忙着说茶和酒风马牛不相及,“茶君子、酒小人”这句话听说过吧?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说茶和酒的内在品质:茶性温,酒性燥。二是说茶和酒的外在作用:饮茶可以使人成为儒雅君子,喝酒可以使人成为癫狂小人。这话理偏!军统特务头子戴笠自称:凡能让人上瘾的事都不做,比如,茶、烟、酒俱不嗜。他是小人还是君子呢?要我说,茶和酒是性格迥异的弟兄俩。饮茶雅,可恬淡心境、舒展精神;喝酒豪,可激荡心灵、强壮胆气。是小人,是君子,不在茶酒,全在自身。正所谓:情到浓时茶能醉,心不在焉酒如水。
    茶之起源,研究者如过江之鲫,史料汗牛充栋,传说五花八门。近年来出版的一本《中华茶典》竟洋洋洒洒百万余言。植物学家的研究表明,茶的原产地在西南云贵高原,后经由川蜀向北扩散而遍及全国几个主要茶区。《神农本草经》这样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如此一来,茶史之路线图和时间表似乎很清楚了。但是,我一直以为,就如木匠的祖师爷鲁班在山上被草叶划破了腿,仔细观察后发现草叶的边缘呈齿状,于是发明了锯一样。茶的发现和被利用也应该也是劳动人民仿生大自然的结果。但为什么历史会把茶的发现归功于神农而不显扬于百姓,把锯的发明者荣耀于鲁班而不显劳于百姓,那是历史的通病:因为百姓其名寂寂,其数淼淼,既不如神农声名显赫,也不如鲁班标志鲜明。和任何其他历史一样,伟人的产生在于伟人把千百万匹夫的苦劳积聚为自己的功劳,领袖的光环在于衣服的前襟后背不善出头,领袖就露出来了!
    开篇说过,国人凡事都能和文化扯上关系。关于茶,最早的文字记载是西汉王褒所写的《僮约》:“脍鱼炮鳖,烹茶尽具”;“牵犬贩鹅,武阳买茶”。其后的2000多年间,唐陆羽著《茶经》,宋蔡襄记《茶录》,明屠隆辑《茶说》,明许然明编《茶疏》,明罗廪撰《茶解》,……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不遗余力地为茶涂脂抹粉,为茶树碑立传。并给茶冠以种种旖旎之名。比如,因其条索细秀、圆直有峰尖、身披白毫而取名“毛尖”;因其成品条索匀整,状如雀舌而称“雀舌”;因其成品多为芽头,干茶色白如银,外形纤细如针称其为“银针”。行文至此,一个念头突现:上述编撰茶书者无一白丁,至少也官至七品,取名也极尽奢华,颇有饱暖思淫欲的意味,茶在旧时,显非劳苦大众与达官贵人共享之物。即如今天,数百乃至数千元一斤的茶叶也不是工薪阶层消受得了的。好在随着社会的进化,阶层的分化,“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三公”者尽可喝着“茅台”做小人,饮着“雀舌”装君子,白丁们自会散酒畅饮茶掺茉莉玩转“普罗文化”。就如一句广东关于饮茶的俚语称:“有钱楼上楼,无钱地下痞。”
    茶之俚趣,多在势利。皆因中国文化本就是势利文化。孔、孟、老、庄、墨、释各宗学说虽然绵延至今不衰,但无一能连续沿袭千年而始终被世人崇敬。每当改朝换代,政局动荡,造反者一定会唾弃这些叫人行善兴仁、服从权威、敬天畏地的说教,祭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叛逆大旗造势兴舆,唯恐天下不乱。一旦目的达到,江山坐稳,各宗学说便会被视其维稳价值粉墨登场,或庙堂供奉,或民间阐扬。不合统治者口味的便被打入冷宫。最能体现文化势利的无过于这句成语“成者王侯败者寇”。所以,茶之俚趣,一定势利。此中最有代表性的应是这幅对联:“坐、上座、请上座;茶、好茶、请好茶”。一说是苏东坡便服到寺院上香,方丈势利,用以上对联的词语吩咐小沙弥,先简慢,再礼貌,后谄谀,一切都依苏东坡的身份逐渐明朗为前提,最后,苏东坡写了这幅对联讥讽方丈。据说清代郑板桥后来为这幅对联添了横批:“客分三等”。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件事发生在曾国藩身上。不管这幅对联出自谁的手笔,势利的文化会衍生出势利的茶之俚趣当不容置疑。另有一桩关于茶文化的无头公案发生在茶圣陆羽身上,起因是这样的:唐安史之乱后,唐代宗派御史大夫李季卿宣抚江南,他先在安徽泗县招来一个名叫常伯熊的善茶之人为他演绎茶道。常伯熊衣饰华美,头顶乌纱,一边娴熟地指点茶名,一边手法精到地演示烹茶技艺。李季卿对他(的装扮)刮目相看,但也只随意饮了两杯了事。来到江苏扬州,李季卿听说陆羽的茶艺更为精湛,亦招之。陆羽穿着粗布衣服,挈茶具而入。李季卿鄙视陆羽的穿着,不为礼,没喝茶就命下人拿三十文赏钱打发了陆羽。史书载:“羽愧之,更著《毁茶论》”。后人谈到这段史实时七嘴八舌,挺陆羽的说陆羽的情商不会这么低,写什么劳什子的《毁茶论》,否则陆羽不会在此之后又精研茶道几十年,最终写出流传千古的《茶经》。贬陆羽的则说他人格低下,别人不过以貌取人就“愧之”,去写什么《毁茶论》,有损“茶圣”威名。愚以为,陆羽即使真写了《毁茶论》,也并非因受辱而恼羞成怒,他不过是鄙视那些只会附庸风雅根本悟不出茶之精髓的“秕糠权贵”,鄙视那些华衣美服,趾高气扬登临高档茶座,只为炫富点选昂贵茶品、装腔作势地评茶论水的“忘祖大款”,并非如后世研究者研究出的那么复杂。陆羽写《毁茶论》不过是对“道不同”之人所说:“老子不伺候你!你不配!”
    说到茶,不能不说水。水是茶之魂魄,没有水,茶是飘零枯叶;没有水,茶是鳏男嫠女。陆羽说:“夫茶于所产处,无不佳也,盖水土之宜。” 他在《煎茶水记》中把天下的水分为二十等,其中汉江金州(今安康)上游的水被列在十三等。明冯梦龙在《警世通言.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中有一段很有趣的描写:王安石患痰火症,医生让他用长江瞿塘峡巫峡水煎阳羡茶服用。王安石因公务繁忙,就把取水的事交代给了他的门生苏东坡。苏东坡从夔州雇船顺流而下,不想因旅途劳顿一觉睡去,到了归峡才醒来。再要去取巫峡水势必逆水误时。以苏东坡之聪明,认为西陵峡水流至巫峡,再流往归峡,同是一江水,有何分别?便灌了一瓮归峡水交差。王安石得水,用银銚烹之。待至水二沸倾入茶碗,茶色半晌方见。王安石问苏东坡此水到底取自哪里,苏东坡一口咬定取自巫峡。王安石笑道:瞿塘水性,出于《水经补注》,上峡水性急,下峡水性缓,唯有中峡水缓急相济。烹阳羡茶,用上峡水味浓,用下峡水味淡。今见茶色半晌方见,故知是下峡水。苏东坡羞愧不已,离席谢罪。别说苏东坡,我小时看书到此,也觉得古人故弄玄虚!平日喝茶喝水,只知牛饮,解渴而已。前几年回紫阳,在瓦房茶山遇一茶老板热情地用一杯“宦姑银针”款待我。我说买点回家尝尝,茶老板一脸的自豪地说:自来水泡不出这味道!又是玄虚?后我们同行几人去沟里游逛,朋友见路旁山岩上有泉水滴落,凑上前去用嘴接饮,咂了几口后竟把从西安带去的几瓶纯净水全部倒掉,倚在岩边耐心地往瓶子里接山泉。我笑!这水,我喝了三年,没喝出什么出类拔萃来!回来后又过了两天,朋友请我吃饭。饭前,他端出两杯茶让我品。我说,品茶我是白丁,别糟蹋了千把块钱一斤的茶叶。但拗不过他的好意,装腔作势地一闻、二舔、三啜、……果然有心才有别。一杯清香入胃,一杯馨香沁脾。朋友惋惜地说:可惜,水陈了!
    为写此文,恶补了几日茶知识,其间自然不会不把视线聚焦在我的第二故乡——茶乡紫阳上。说紫阳茶,先录一段传说。清乾隆年间,紫阳茶因色香俱佳成为贡品,取名“贡禧”。据说,若用“白鹤泉”水煎烹紫阳茶,就会在飘渺中幻化出一只仙鹤冉冉飞天。每年春夏,县衙里都要组织民夫担着紫阳茶背着白鹤泉水上京进贡。百姓不堪其苦,每逢派役,县官头疼不已。后来,有位叫陈大海的茶农主动要求进京献茶,县官喜出望外就同意了。陈大海特意在四里八乡招募了几十个“瘿瓜瓜”(今称甲状腺肿患者)服役。到京后,负责收茶的官员很奇怪,陈大海解释说近年来紫阳茶农不知为什么都长出了大脖子。官员报告了皇帝,皇帝说紫阳茶走了风水,水失了灵气,下令免去紫阳贡茶。传说毕竟是传说,前不久,考古学家在清理清代紫阳县正堂档案时发现了一张“信票”,是清光绪三年(1877年)正月二十六日紫阳知县唐清辅差遣衙役办理贡茶事宜的公文:“计开权河春分茶10斤,白茶14斤;盘厢河春分茶14斤,白茶20斤;毛坝关春分茶20斤,白茶25斤;麻柳坝春分茶20斤,白茶25斤”。这说明,直到清末,紫阳茶仍旧属贡茶。
    贡茶,作为一种具有极浓封建色彩的历史现象,始于西周,终于清代。而紫阳茶作为贡茶,始于西周,盛于中唐,止于晚清。武王伐纣,汇集各诸侯于河南牧野与商纣决战,巴国(今四川、重庆东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也派出部队参战。“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爵之以子”。此后就有了巴国向周王朝贡茶的记载,可说是开贡茶之先河。中唐,山南茶叶作为金州(今安康)“土贡”,成为献给朝廷的山珍。注意,这里说的是“山珍”,因为,中唐时贡茶的中心已是湖州和常州。到了清代,紫阳茶再次成为贡茶名扬天下,直到清亡。紫阳茶作为贡茶虽然有过辉煌但缺乏连续性,其原因不外有三,一是产量不足,难以支撑统治阶级日益旺盛的需求;二是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工艺落后;三是民众不堪承受贡茶的苛役刻税,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毁茶植桑的现象。

    紫阳茶的再现辉煌当是近些年来的事。尽管陆羽给茶排的座次是这样的:山南(茶)以峡州上,襄州、荆州次,衡州下,金州(安康)、梁州又下。紫阳的水质在陆羽的排行榜上也才位列十三。但自从1973年联合国卫生组织首次宣布:硒是人和动物生命活动不可缺少的必需微量元素后,紫阳茶又名声鹊起,“紫阳银针”和湖北恩施的“恩施玉露”被并称为“富硒茶王”。硒被国内外医药界和营养学界尊称为“生命的火种”,享有“长寿元素”、“抗癌之王”、“心脏守护神”、“天然解毒剂”等美誉。本世纪初,紫阳茶通过了国家惟一原产地保护认证。紫阳政府抓住这些契机连续举办了8届茶文化节,使紫阳的茶文化有了更深的内涵和更高的定位。加之不断引进外地先进的制茶工艺和工业化种植加工模式,紫阳茶已经成为地区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近些年每次回去,看到紫阳的茶山越来越绿,茶农的生活越来越好,由衷地为故乡的变化而高兴。这正是:500年沧桑古城绽新芽,100里画廊汉江愈柔美!

雷国础

2012-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