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阳县闽秦茶业有限公司 >> 茶文化 >>

邂逅紫阳茶【首届闽秦杯征文优秀作品选登】

编辑:闽秦茶业   时间:2013-09-22
023.jpg 
下载 (188.21 KB)
2012-6-1 10:54



                 

    说到紫阳茶,我脑海中会立即浮现出令人多年后还记忆深刻的,初次喝紫阳茶的情景。

    三十多年前,我参加三线建设修建襄渝铁路,在紫阳县铁道兵二师九团学生16连。记得71年下半年的一天,由于修筑新滩隧洞用的木料,竹子等工程材料消耗量很大,我们连队附近的可用之材都砍光了。

    这一天,我和连队的事务长到离驻地约70里左右深山中的红椿区联系购置木料和毛竹。

    由于红椿区和我们学生连驻地都是距离紫阳县城较远的地区,并且与相邻的四川万县之间也是连绵群山,人烟稀少,更与外界绝缘,能见到个生人是非常不易的。

    经过约5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浑身都被汗水浸透,头顶的骄阳似火,我们口干舌燥、气喘吁吁走到一户老乡门前的树下休息一下,我看见房屋后面小沟里流淌的溪水、忙跑过去想好好喝些水!

    这时老乡正从屋里出来,听说我们是修建襄渝铁路的西安学生连的,非常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里坐,老乡的家非常简陋、屋中间是一个火塘,上面吊着一口锅……

    不大一会,吊锅里的水烧开了。老乡从一个罐子里抓了两把看似干巴的大片茶叶、给我和事务长冲了两缸子茶水、黑糊糊的缸子里被泡开的茶叶占据了一大半。

    瞬间感觉鼻子触到了一股淡淡清香。这香气混杂着柴火的烟气,熏得眼睛无法睁开。真的是渴极了,自己竟然顾不上这些烟熏火燎和眼前污黑的茶缸,一口气将水喝干了。    

    这是我来到三线后第一次喝到的如此美妙的水,茶气的清香,还在空气中不断的弥漫、在我的腹内游荡,从口腔中 反馈的余味是那么无以言表。
    稍许,我又将半缸子茶水送进肚子里。老乡说这些茶叶是产于自己家房前,屋后的山上的,叫“紫阳茶”,由于是老乡自己采摘晾晒的,所以外观并不好看。
    记得当时的紫阳茶叶形肥厚,色泽灰暗、粗大的茶梗与茶叶交织在一起、加工很粗糙、可是入口甘甜,清香四溢、就是那次邂逅紫阳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趁老乡给我们添水的功夫,我这时才借门口射进来的光线观察一下这只喝水的缸子。缸子外圈被柴火的烟气熏的黑油油的,缸子里边有一层厚厚茶垢,使得缸子和缸子里的茶水融合在一起,乍一看去还真的不知道缸子里装的是何物。

    环顾老乡的住房,比我们连驻地新滩附近老乡家条件还要差,土坯墙经长年的烟熏火燎,如漆染一般,黑油油的。          
                   
    在这山里,条件好的人家在房梁上还可以看见挂着熏肉。这熏肉据说也是遇到大事或者有贵客来时才割一块招待客人用,不过这家老乡的房梁上没有看见挂着熏肉。听老乡说平时的主食是土豆,包谷面和红薯。

    为了感谢老乡的盛情招待,我将自己带的午餐“一个杠子馍”留下以示感谢。老乡收下馒头,从火塘碳灰中掏出了两个烤红薯,执意让我们吃。吃着香喷喷,热呼呼的红薯,品味那紫阳茶的清香,感觉真是好极了……

    此后,只要到那一带去扛木料,竹子,我都会到这个老乡家中去喝茶,休息片刻。当然,我也留下自己的口粮馒头与老乡换红薯、老乡自然是非常高兴我的每次光临。 
  
    从三线回来之后,我还是格外留意紫阳茶。然而,在改革开放前紫阳茶的加工和制作相对是粗糙的,品种单一,虽有好的茶质,口感、却没有精细的加工和品种。 

    每年的明前,我都要在西安的茶叶市场买一些紫阳茶来享受一下。不过,无论如何也找不回当年在老乡家里那大片茶叶、黑糊糊的缸子和用瓦罐烧开的清澈的小溪水而冲泡出略带烟熏味道的入口甘甜,清香四溢的茶水的感觉。

    紫阳茶,这款包含着特殊情感的绿茶,至今,仍是我的钟爱。
             


刘嘉国


                       草于2003年12月25日
                        2012年6月1日修改